默认搜索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东方心经最新版本吧 > 正文
  • 在公司母婴室里年轻妈妈们在聊什么?
  • 日期:2019-09-06   点击: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
  大boss的办公室就在隔壁,每次进母婴室都是屏足气,瞄准时机溜进去,生怕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,从没认真打量过母婴室的门上写了什么。今天抬头看了一下门上的标牌“母婴哺育室”,顶上还挂着一块小黑板,严肃的楷体写着“男士止步”。

  大家想象中的母婴室是什么样的呢?大多数人可能未曾想过这个问题,一群坦胸裸乳的女人在挤奶,也会因为画面太过“不宜”,赶紧打住想象。其实把母婴室里的场景拍下来,用后期处理去掉吸奶器,再给大家“穿好衣服”,母婴室里的日常应该挺有下午茶的感觉。

  初进母婴室,我跟所有新手妈妈一样,带着笨重的吸奶器以及一堆以为会用上的工具,小心翼翼地溜进去,在收纳柜找到一个小角落塞下我的装备,就近找了把椅子坐下,怯怯地解开哺乳衣,直到解开内衣扣的瞬间,我才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房间里的其他人。

  对面的妈妈充满善意地对我笑了笑,“新来的?”我略带尴尬地笑着点点头。“你带这么多东西啊!瓶子不用那么多,蓝冰也带一块就够了……”她一手扶着吸奶器,一手指着我的装备,热情地跟我这个新人分享经验。我想接着她的话茬聊,但一抬头视线便落到她的胸上,意识到自己也露着胸,略带尴尬地笑了笑,默默地开始吸奶。

  见我没再说话,她便跟其他人聊起来了,“你们知道我昨天的晚餐吃了什么吗?芹菜炒肉!”其他人不约而同地边说边笑了起来,还没弄清楚这是什么梗,就听到她笑得更欢了,“是两道芹菜炒肉,一道是前天剩的,一道是昨晚新炒的!”说完整个母婴室响起一阵爆笑,“嘘!等下隔壁领导听到了就不好了。”有人提醒,大家压低了笑声继续吐槽,“你婆婆真是奇葩……”

  她叫林凤,过了好久我才知道她的名字,但这不妨碍我们迅速地熟络起来。在今以后的日子里,我们经常在公司的某处遇见,每次都会默默交换眼神,并尽可能压低声音打暗语,“你今天去过了吗?”“还没呢,刚开完会。”然后会心一笑,各自忙去。

  当初因为爱人来到这完全陌生的城市,这是一座太过忙碌的城市,生活了一段时间,也没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朋友,同事之间仅仅止于客气。

  在来深圳之前,我在厦门当幼儿园老师,每天与二十六个天真可爱的孩子打交道。孩子对老师的感情,向来都是非常热烈的。他们会冲过来抱抱你,牵你的手在脸上蹭,对你说“老师你去哪了,我好想你!”每天在这样的环境中,总感觉很暖,常常有被融化的感觉。

  来深圳后,在公司每天打交道的都是相对无趣的成年人,虽然工作没有幼儿园那么繁重,精神压力也相对较小。但人际关系就淡漠得多,每天早上打个招呼,算是非常热情的同事了。

  工作了一段时间,慢慢习惯了“成年人”工作环境里的淡漠关系。对在公司里遇到真正的朋友不抱希望,对同事的客气已经心存感激。沒想到,在人情稀薄的公司里,竟会有一间小屋,承载着满满的人情味。

  也许是因为母婴室里的大家都是“敞开胸”在交谈,所以特别容易吐露心声,在为宝宝生产“粮食”的同时,大家最经常做的,就是分享各自宝宝的可爱瞬间。当然,吐槽各家婆婆妈妈的奇葩行径、抱怨各自老公的诈尸行为,也是母婴室里永恒的主题。这些平常不会为外人道的话题,在母婴室的魔幻氛围里,你会毫不设防地跟这群最熟悉的陌生人倾吐。

  之所以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,是因为彼此之间可能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。你会经常听到这样的对话:

  “你是说那个婆婆超级奇葩,抱着她儿子削苹果把他儿子削了一道的那个吗?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。”

  总之,因为场景比较特殊,新来者一般都是从默默旁听,最后忍不住加入吐槽,所以不会有互相介绍的环节。大家甚至都不知道对方名字,却了解彼此家庭生活中最不为人知的鸡毛小事,成为彼此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 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魔幻,对于承受着人情落差的我而言,这间魔幻小屋像是荒野里一棵树,来到树下,荒野里炙烤的焦灼仿佛都散去,难得清凉平静。

  真正开始哺乳之前,我一直以为,“哺乳”,就是宝宝抱过来,他就自己会吃得很好。我相信,如果随便问一个没有喂过奶的人,十有八九也会像我一样。

  没有人告诉我,你会经历涨奶、漏奶、堵奶、回奶、被咬、乳头湿疹、脱皮、出血…...你要学会挤奶、吸奶、追奶。就凭着大学时幼儿卫生学老师树立的“母乳喂养最好”的观念,不顾一切地坚信要纯母乳喂养,而且最好喂到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两岁。

  回想起来,从一开始到现在十六个月,一直都是磕磕绊绊:刚生完孩子,不懂抱孩子,姿势僵硬全身酸痛;婆婆妈妈一边盯着你喂奶,一边问你孩子会不会吃不够?是不是要加奶粉?我坚定地拒绝,但其实自己心里没底,也生怕会饿着孩子,内心纠结万分;生理性涨奶,痛到呼吸都痛,轻轻一碰立马大叫出声,还被暴力通乳,差点乳腺炎;定了闹钟,夜里每两小时起来一次,却发现孩子比闹钟还准时,根本不会给你好好睡觉的机会;好不容易开始“上手”了,孩子开始厌奶,原本狼吞虎咽突然死活不吃,喂奶变成上刑 ; 坚持不喂奶粉,又遭受婆婆妈妈一阵指责;小家伙长出新牙,总是跃跃欲试地想咬人,当然不会放过送上嘴的乳头;突然间开始脱皮、开裂、出血,医生说这是乳头湿疹,断奶后就会好,不影响哺乳,只是会痛一些……

  真惨,也许接下去还会遇到更多更糟糕的状况,但想起宝宝吃奶前兴奋的小表情,吃奶后满足的笑脸,相比同龄孩子更少生病,这些状况又算的了什么呢?

  “太烦了,我要把这个群屏蔽掉!天天都是一堆的大便,这些妈妈太可怕了!”张瑶边按着手机,边抱怨着。“你们说怎么有人天天盯着宝宝的大便,这样就算了,还要发到这种大群里。动不动就‘大家看看,我宝宝大便这样是正常的吗?’好烦。”

  “我加的母婴群里,很多妈妈都是这样啊。不然就是各种疹子,问要怎么办?反正分分钟引起强烈的不适,我都退群了。”我习以为常地说,坐角落里的陈姐突然笑起来了,“哈哈哈,你们说的这种妈妈就是以前的我!我生老大那会儿,没经验,而且当时网络没那么发达,可以线上咨询,也没科学育儿公众号什么的,宝宝有点什么情况我就很紧张,天天盯着他的大便,有没有成型、颜色对不对啊、有没有什么没消化的、拉了几次,反正就跟神经病一样!现在想想真是很好笑。”二胎妈妈陈姐是母婴室里的大姐大,性格爽朗,有时候略显天真,跟她的年纪形成“反差萌”,很是可爱。

  “你这么一说,我想起来之前宝宝小的时候,有时候睡得熟,呼吸声又小,我就有点怕怕的,还会去摸摸宝宝有没有呼吸,现在想想也是很神经了哈哈哈!”听陈姐这么一说,张瑶也开始自嘲起来。“我也这样做过哈!”“什么啦,我还把纸巾放宝宝鼻子下面试看看有没有呼吸,哈哈哈!”

  “我都不想说了,生气影响我奶量。”默默听大家抱怨,今天母婴室的气氛有点丧,大家都在吐槽各自遇到的不顺。

  有人推门进来,绕过屏风探出头,林凤今天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。“你宝宝昨晚又吃无数次了吗?你今天怎么看起来气色很不好?”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我们渐渐熟悉起来,见她一脸倦容,便随口问问。

  她摇了摇头,“我们家昨晚又吵架了”,经常听林凤说起她家里有个无敌强势的奇葩婆婆,能连续一个月炒自己最爱的芹菜炒肉,不许家人有一丝抱怨;对孩子的教养方式也容不得林凤夫妻俩提出一点异议,kj4242开奖现场,动不动就威胁要回老家去;就连林凤夫妻俩稍微有点吵嘴,都会被婆婆升级到要双方离婚。总之,奇葩程度令人发指,是母婴室里众人皆知的极品婆婆。

  林凤每次说起,都是笑着说,好像这些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。性情温和的她似乎已经认命了,每每大家看不过去要她反抗,她总是摇头叹息,我好声好气都这样了,再多说两句那还得了。

  “昨晚回到家,宝宝正在睡觉,我过去看他满头大汗,就顺口说了一句,‘呀,宝宝怎么这么多汗啊!是不是盖多了。’说完我就去洗手准备吃饭。谁知道我洗完手出来,公婆都回自己房间了,一直都没再出房门。我觉得有点纳闷,但宝宝自己在房间睡着我有点不放心,就随便吃了点回房间看着宝宝了。谁知道过一会儿我老公回来,我婆婆就从房间冲出来,哭着喊着要我老公给他买票,她要回老家去了,说我嫌弃她,瞧不起她。我在房间里听得云里雾里,过一会儿,我老公进来,要我给他妈道歉去。我说我不知道为了什么要道歉?我没做什么啊!我老公说他知道我没做什么,但他妈就是这样。”

  “我靠,什么叫就是这样,他妈怎么不上天啊!”最烦有人拿“就是这样”来说事,我忍不住打断了她。

  “这才刚刚开始呢!这次我实在觉得无辜,鼓起勇气跟婆婆说,‘妈,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向您道歉。’我婆婆立马又开始大声哭喊,‘你就是瞧不起我!’然后就跑上楼顶去了。”

  “天啊,她这是要跳楼吗?”大家惊呼,“我听我老公的意思,他妈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。其实最让我生气的,是我老公,你们知道吗?他后面居然哭了!坚持要我去给他妈道歉,他说‘不然怎么办呢,她是我妈啊!’”“你还是他老婆呢,这是什么鬼理由!”有人抢先说出了我的心声。

  “诶,有时候我真后悔嫁给他,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?”林凤边说边抹去眼角的泪珠。“最后还是我去道歉了,他妈才回房间去了,我被气得一个晚上都没睡。更奇葩的是,今天早上我婆婆一大早又好好地做了早餐,好像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,诶,我能说什么好呢。”

  “呀!你的奶溢出来了!”有个妈妈惊呼,原来刚刚讲了那么久,不知不觉林凤手上的吸奶器瓶子已经接满了奶,还溢出来了一点,大家慌乱地帮忙处理这突发状况,不再去深究刚刚的沉默……

  每天午饭时间来母婴室的妈妈,都有一个“至少喂到两岁”的梦,无奈法定哺乳期只到宝宝一周岁,过了哺乳期不好在工作期间来母婴室,午休时间又有限,大家练就了“边吃边挤”的技能,严雪就是“无休妈妈”的成员之一。

  这天中午,无休妈妈们又聚集到母婴室里,严雪拿着消毒过的工具进来坐下,“啊!刚才一忙就忘记理我老公,他今天被我拉黑了。”她边说边摇头。吃瓜群众搬好小板凳,准备接她的瓜。

  “今天一早,我正在喂老大,我们家那个小的拉肚子了。我看他快漏出纸尿裤,就把我老公叫醒,让他把小宝带去处理一下。我老公竟然出去找他妈,我在房间都能听见厨房里我婆婆炒菜的声音,哪有空帮他处理小宝,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。”她的语气里满是无奈。

  “有妈妈在,男人们都像个巨婴!”有同感的妈妈忍不住发出愤愤的感慨。“没错!”严雪接着吐槽,“马上就听到他去找他爸,他爸正在给小宝的用具消毒,而且我也知道,我公公不会给小宝换尿布的,等大宝吃得差不多了,我便出去给小宝好好换洗一番。”

  “你老公太依赖自己的爸妈了,要是我我也会生气,难怪你会拉黑他,活该!”大家纷纷声讨她老公,她淡定地叹了口气,“如果只是这样就算了,我边给小宝洗屁屁,边听到他重重地摔上房门,后面早餐也不吃,黑着张脸,连小宝跟他拜拜他都没理,又重重地关上门走了,搞得小宝失落地哭。”说到这里,她的语气明显加重了。

  “我们被搞得莫名其妙,但我没空搭理他,收拾好两个孩子,就赶紧赶车上班去。上了车终于有时间,我便给他发了条微信,说我代表全家跟你道歉,你的大儿子不该一早起来吃奶,你的小儿子不该在你睡着的时候拉肚子,你妈不应该给我们大家做早餐,你爸不应该给小宝消毒奶瓶,而我,不应该给你生两个娃!发完我就把他拉黑了。”她说完之后,大家就差鼓掌以示赞同了。

  “不要理他了,让他好好反省反省,真是太莫名其妙了!刚接到我闺蜜电话,就知道我老公肯定找她说我拉黑他的事了,还说联系不上我,不知道我去哪了。我当然来上班啦,能去哪啊?”说到这里她忍不住笑了,我知道她已经原谅她老公了。

  “所以,他最后说他为什么生气了吗?”S究根到底。“说了啊!他最近工作压力很大,晚上一直做噩梦,睡不好之类的......”

  “人家是爸妈的宝贝儿子,不开心就朝全家发火,你有办法吗?”严雪耸了耸肩两手一摊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  “周末时,我婆婆又问我打算什么时候断奶?我说没打算,前段时间宝宝还不会走路,我公公都说是因为没吃奶粉力气不够。结果,宝宝一岁九天就会走路了,而且走得超好,他也就没说什么了。跟他们科普了无数次母乳多好多好,他们也听不进去,好烦!”

  周一的母婴室是怨气最重的一天,经历了两天在家里的各种“厮杀”,大家都有很多槽要吐。我没忍住,先吐为快。

  “我妈也天天让我不要喂了,还嘲笑我每天就挤这么点奶,说什么这么大了,母乳没营养了,反正宝宝也不爱吃,明明宝宝吃得很好!”果然,这个槽点迅速引起了大家的共鸣,苏弦立马接话。

  S紧接其后,“我妈更奇葩,一开始我不懂让宝宝衔乳,被咬破了,每次喂都很痛,当时也不懂母乳有多好,就想说不喂算了,真的太痛了!我妈就一直骂我,说我太矫情喂个奶都不愿意,哪有当妈不喂奶的?”

  S越说越激动,两手在空中比划着,然后指了指严雪。“你记得吗?当时我还问了你怎么办!”她继续说,“后面是严雪教我怎么让宝宝好好吃,还给我普及母乳喂养的重要性,教我抹羊脂膏,我才慢慢好起来。现在倒好,又开始说不要喂了,都这么大了还喂。”

  “诶,都是这样的,一开始你不喂,就说现在的年轻人真不行,喂个奶都不愿意,太懒了!等大一点,你还喂,就说母乳没营养了,不要喂了!好像在毒害他们的孙子一样…...反正就是,这届年轻妈妈真不行!”

  “她们也不想想,如果不是对孩子好,妈妈为什么还要喂奶?那么累又不自由,还没法穿美美的衣服…...我图什么啊!真是的!”娟姐边说边利索地取下左边的接奶杯,小心翼翼地放到桌上,生怕弄倒了。

  “就是,我都没衣服穿了,以前夏天都是连衣裙,现在吸奶太不方便了,就这几件裤子换着穿也没时间买新的。” S拍了拍自己的大腿,吸奶器差点掉了,眼疾手快接住吸奶器,呼——真险!

  我们是澎湃新闻报道组,关于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及最新行业动态,问吧!


一肖中特规律| 六合宝典心水论坛图库| 香港马会奖券机密网址| 彩霸王一肖主一码| 香港马会资料王中王网| 曾道人主论坛| 八仙神算网| 香港六和开奖现场直播| 香港财神爷图库网址| 白小姐旗袍彩图库|